深圳主流创客创业园:创客热潮中的抓牌者

2019-08-12 19:46:19

       创客热潮中的抓牌者 

  深圳是创客的热土,你能从匆忙的步履中直接感受到它的跳动。服务于创客的平台则是由无数跃跃欲试的创客、虎视眈眈的投资者、助力梦想的孵化器、层出不穷的创意以及不断迭代的产品构成的森林。

  以深圳湾创业广场、星河WORLD创客世界、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前海梦工场及龙岗天安数码城等深圳最主流创客创业孵化园区为样本,我们试图解读深圳综合创客载体的特点和发展现状。对创客们而言,它们既是地理上的空间,更是平台——在这里,创客们得以在价格优惠的场地与相对完整的产业供应链中将自己的想法变成现实。

  更重要的是,幸运的话,他们还将获得丰厚的投资、走向市场、成立公司。用创客导师们爱用的说法就是,这些综合类创客平台解决了创客们的“痛点”,最大限度地集纳了资金与智力。它们类似于硅谷,内部有竞争氛围,但又保持着平衡的互助关系。

  定位:服务创客的“平台的平台”

  人们之所以乐于关注硅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是高效率企业组织模式的代表。当下,深圳所具备的活力如同早期的硅谷,开始吸引更多的人、钱和资源。与创客们的崛起一同涌现的是大量容量庞大的创客平台,它们正努力使自己成为“硅谷式”的高效率企业模式的组织者,将过去如同碎裂的水银般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创客们聚集起来。

  聚集的好处显而易见。正如“开放”与“共享”是创客精神的要领之一,在互联网时代,对势单力薄的创客而言,寻求合作显然是比单纯扩大体量更行之有效的方法。

  “创客空间之间是有竞争的,但我们想打造一个开放、互补、融合的创业平台、生态圈”,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的运营总监林凯告诉深晚记者,基于上述考虑,诸多大型创客平台都会同时引进多个独立的创客空间,甚至是多家孵化器和投融资机构。

  前海梦工场事业部的章颖则用“平台的平台”形容这样的架构。从基本配置上看,它们不外乎由以下几个部分构成:敞开的工作坊、负责技术支持的科研中心、资源丰富的孵化器、分享技术与成功经验的创客学院、如选秀节目一样刀光剑影的路演大厅,以及对项目的生死存亡起重大作用的投融资机构。

  这样的架构完整地覆盖了个体创客从idea到成长为企业的全过程,这意味着,创客们不再需要像过去那样奔赴各地寻求合作了,在一个空间内,他们即可完成内生循环。在这里,你可以找到合伙人、技术支撑、投资者,甚至是——帮你将产品变得更美的工业设计团队,以及在你进入误区时及时将你拉回正道的创业导师们。

  发展:各有所长的栖息地

  对为数众多的创客平台而言,这是一场有关未来的竞争——平台们试图从数以万计的创客团队中挑选出那些技术含量高、有相对较好的市场前景与产业化条件的创客团,创客团队们也开始为自己寻找项目的最佳栖息地。

  如果说去年,章颖还常常会接到一些让她摸不着头脑的电话,“会有人打来问,你们这里是不是办了一个梦工场,我们有个想法,不知道可不可以进来?”那么,现在,随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口号掀起的创客热潮,加上上个月底首届深圳国际创客周的推波助澜,“创客”的真正含义越来越深入人心,向章颖咨询情况的创客团队也越加成熟。这种成熟除了团队自身的日趋完善外,还表现为,对于创客空间,他们提出了更加明确的诉求,“他们会告诉你,我们来到这里是要解决一些什么样的问题。”

  天平发生了某种微妙的倾斜——最初,单打独斗的创客们主要依靠自身力量谋求壮大,现在,更多创客平台正以主动之姿吸引创客们的入驻。对它们来说,在打出种种优惠条件外,更重要的是寻找到自身定位,以区别于在公众眼中面貌一致的其他平台。

  生机勃勃的华强北过去被视为山寨文化的特产,现在,它正试图从“山寨华强北”中孵化出一个“创造华强北”。首期面积达到5000平方米的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位于华强电子世界7楼,7月初仍处于紧锣密鼓的最后装修阶段。

  “山寨”对它而言,既是急于摆脱的称号,也是孕育它的土壤。林凯认为,当下,华强北步入了“山寨2.0阶段”,在他看来,每个山寨产品都有自己的创新点,而非完全复制,这正是它充满生命力的原因之一。

  痴迷于创造的创客们将利用华强北的大卖场,获得丰富而廉价的产品零件,进行快速样品制作、测试和小规模的生产及试卖。“全世界各地都到华强北来进货,我们给团队一个台位,针对的不仅仅是一个客户,而是有可能吸引到客户批量购买。”林凯说,就目前情况而言,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更适于那些致力于智能硬件领域的初创团队。

  对于华强北而言,这是一场摆脱山寨的升级之旅,而对于像星河这样在传统产业中实力雄厚的集团来说,选择“创客”则是整个集团战略转型中的重要一环。

  基于原有的住宅、商业地产体系,星河WORLD创客世界自然不会放过利用“创客”这一新兴产业进行产住商的融合。这意味着,未来,星河创客世界将向居民们开放,所产出的成果也将在如cocopark一类星河专属的商业空间里呈现。

  或许在外人看来,“创客”不过是这家

  地产集团房产销售中的一环。但它的确具备了某些优势,强大的商住体系是一方面,与此同时,星河集团是深创投的第二大股东,这意味着,入驻星河的创客团队将在投融资上获得深创投的更多青睐。

  现状:“烧钱”很普遍 好项目仍较缺

  前海梦工厂的与众不同之处或许体现在团队的构成结构上——在这里,1/3的创客团队都来自香港。它集各种丰厚的政策优势于一身——梦工场本身、前海的深港合作,以及发达的金融体系。

  这是所有创客平台中为数不多的对创客的资质提出明确要求的平台,除被孵化器直接带入的团队外,向梦工场事业部申请的,需要具备以下条件:原则上入驻孵化器的企业注册资本为5~200万元人民币,入驻加速器的企业注册资本不少于200万元人民币。而获得“千人计划”、“孔雀计划”、中国创新创业大赛奖项、中国(深圳)创新创业大赛三等奖及以上则是一道硬门槛。

  深圳湾创业广场则从另一个层面上体现出了深圳创客园区的高标准。从设计之初,这里就被定义为东方“硅谷”、首席创新创业聚集地。这个地处深圳湾核心区,被BAT三巨头环绕的创新园区不仅坐拥南山产业聚集地的丰富资源,还主动邀请了国内最优秀的孵化器和创客服务机构入驻。“北有中关村创业大街,南有深圳湾创业广场”的口号,也显示出了这里的目标和雄心。

  与各个园区火热建设相对应的是,不少创客平台主动提到了“公益”一词。对他们而言,目前为创客所做的事情仍处于“烧钱”阶段。

  这是一场赢者将获利多多的博弈,更是未来的产业趋势,无论出于何种目的,人人都想与它沾点边,人人都在寻找下一家“大疆”——这家当前在深圳最炙手可热的硬件公司6年前不过是个五六人组成的团队。

  越来越多的大咖加入到这些园区平台中,希望可以不计成本地为创客团队服务。不可回避的是,令人眼前一亮的好项目与创客团队此时尚未涌现出来。这也是深圳整座城市的特征——华强北所打下的强大的产业供应链让任何想法都能在此迅速实现,但好想法仍然稀缺。而真正的“创客之城”,“创”之要义,设备是基础,好点子才是突破口。

  基于政策优势或原先企业打下的坚实基础,上述平台都有良好的硬件条件——它们既不缺钱也不缺地。除了提供硬件条件外,平台更应加强软件方面的扶持——在狂热的创客热潮中保持冷静、理性的分析,抓住创客的痛点,给予足够的试错空间,加强科研力量,视野更加国际化,并让更多对技术有远见的挑剔的投资人成为创客们的指引。

  这就像一场牌局,创客平台们急于在当下的创客热潮中抓到一手好牌。决定最后牌局胜负的因素有很多,牌面好坏很重要,玩家的牌技亦很重要。

  最后借用报道《硅谷就是这样》里的一段话:一个局外人最先看到的是这种纷繁、野蛮和随意的创造力。它似乎通往无数种可能性,每种可能性在不可知的未来,又将发生新的交叉与碰撞,继而通向更未知的未来。


上一篇 : 认识:“创客”、“创客空间”与“众创空间” 下一篇 : 浦发银行科技金融保险贷产品介绍